主页 > 仪器设备 >

张力尹:人可以搞猫吗_什么叫猫男

张力尹:人可以搞猫吗_什么叫猫男

  「凌琳依妳能不能不要每天赖床?」

  果然…又是娘亲…不正是手插着腰瞪着怒目的女人。

  「放过我吧!今天是星期六…」琳依求饶道。

  凌林半是不捨的对妻子说:「就让她好好休息」

  「还是爸爸最好了…」

  凌母一副丈夫将小孩宠坏的样子,叹了口气,还是跟着丈夫退出了琳依的房间。

  翻了个身,琳依抱着大被子舒服的捲曲着身体,而外面的阳光让她觉得很刺眼,有种不得安眠的感觉。

  不甚满意的琳依起了身,一被妈妈吵醒就再也睡不着。

  步出家门前,妈妈还问自己:「要吃早餐吗?」

  桌上乾乾净净,要吃还得弄过,麻烦!

  一句「不用了!我自己会看着办。」她就出门了。

  清早的还能晃到哪?琳依又跑到万安的"茶颜观色"茶馆。

  推开门,除了万安还有一名客人,还是琳依不想看见的那张脸_詹山。他…来这干嘛?

  正想趁着没人发现的时刻将伸出的脚收回,风铃声洩漏了方位,万安张口直呼「琳依,快进来!」

  琳依硬着头皮,勉强笑着。

  「嗨…」

  詹山头也不抬,似乎对她并没有很感兴趣,所以琳依缓缓地吐出了一口长气,静静的走到前吧檯位子坐下,小声的问万安:「那家伙怎幺又来了?」

  万安虽然觉得好笑还是跟她说:「我也不知道…喝茶啰…」

  万安将热好的滚水替换掉詹山桌上那壶没那幺滚烫的水壶,詹山将滚水倒入茶壶,茶叶在冒着烟的滚水中悠游,等待它慢慢转色出味。

  「妳看起来血糖好低,吃过早餐没?」

  琳依摇摇头。

  「我顺手做了普洱茶汤圆,吃吗?」

  「新菜单?」

  「不是…只是想吃…」

  「好吃吗?」琳依比较想吃黑糖汤圆之类的。

  「试试吧…我觉得不错啊….」

  普洱茶泡製的汤底,包着芝麻馅料的白色汤圆,含着琳依的游疑,一起下了肚子,一股比想像中还要清爽的味道,「还不错!」

  「是吧!」万安十分满意好友的答案,不满意的也不敢拿出来分享。

  「真的可以拿出来卖了!」

  琳依敢推荐但万安不敢,她的这个茶馆愈来愈歪楼了,开始卖起蛋糕茶点后就少了点什幺,现在还要卖汤圆?还是算了…。

  「要不我转行卖甜点好了?」

  琳依举双手同意,万安心底不是滋味的瞟了她一眼说:「妳还有没有良心」

  当着事主的面也不给点面子,还像话吗?

  万安转个心情,好心问琳依要不要来个三明治,怕她什幺也没吃就喝茶会对胃造成伤害。

  琳依当然高举双手欢呼,直呼:「果然…还是妳对我最好…」

  就说她凌琳依怎幺可能每天都那幺倒楣,等詹山那小子喝完茶走后就能给她一片宁静美好,想着不觉心情大好。

  时间分分秒秒的走着,詹山一副气定神閑,优雅自适的饮着杯中液,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感觉被打扰,反而还一脸生人勿近样,真是跩什幺跩?

  「看什幺?」

  詹山突然的开口让琳依吓了一大跳,这小子…

  「哪有!你臭美唷!」

  她真的没有在看,又不是花痴。

  詹山眼神深远,琳依真的猜不到他在想什幺,又怎幺想她这个人。

  想起今天是週末,琳依告诉詹山「今天我不上班,别烦我!」

  詹山不想理会她,看向窗外的街景,青绿的植树,雅緻又不知名的小花,圆式的木窗,很有离世的悠乐。

  万安低声对着好友小声的提醒道「你们不是同事吗?又不是不会再见面,妳确定这样好吗?」

  「今天我不是上班族!」

  「所以?」

  「我只是我,我高兴。」

  万安很不想扫她的兴,只说:「妳高兴就好!」

  詹山想起他回国的那天,那个果断抛下一切的日子,那个父亲严厉口吻让自己回国的声音,都像昨天而已。

  「学业完成后就回来」

  那种果断没有回旋余地的口吻,果真是自己的父亲所独有,连自己都忍不住怀疑到底是不是父亲亲生的孩子,怎幺会那幺严格?那幺独断?

  詹山从来就不是要糖吃的孩子,他没有说什幺便决然的放下国外的生活回来,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和责任。

  真正回到国内,詹山的父亲又不急着要他接掌家业,反而让他出来游历,这倒是让他起了疑惑。

  为什幺是凌氏?其实他真的不知道。


张力尹:人可以搞猫吗_什么叫猫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