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工程仪器 >

童蕾山水间一席茶,于当下现悠然

童蕾山水间一席茶,于当下现悠然

  品茗问茶的风月,莫过泊舟一水间了,在一水间茶道传习馆,初见王迎新,便觉得亲切。传习馆“人文”二字出自易经的责卦,刚柔交错,天文也。文明以止,人文也。观乎天文以察时变;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。

  王迎新谈茶的美学历程,认为茶在中国的发展呈两个梯级,似金字塔形,上半部分或者说顶端,古来属权贵或文人占据主导权,他们追求精致的生活,倡引风雅的饮茶方式,为之口吟笔撰,于是,茶因其自有的天地,适乎节气之宜,在文人长日清谈之间,入禅、入道、入哲、入诗文、入书画,莫不相与契合,互为阐发,辉映成趣。若以书画品茶,西湖龙井恰如明清小品,雅致嫣然;乌龙茶好似宋花鸟工笔,鲜丽重彩,唯普洱卓然成家,浑如秦汉石刻,大巧不工,伟岸厚重,最可把玩。

  在明代,茶家渐独立于书房之外,成为雅士造园的一个独立空间。那时的士子撰文描述:“茶赛:构一斗室相傍山斋,内设茶具,教一童子专主茶役,以供长日清谈,寒宵兀坐。”

  中国的饮茶风尚,始由天地而入雅室,但古人饮茶讲究的意境却没改变,或处江湖之远,或居庙堂之高,终是不离山水之间。

  国人的茶席不像日本茶道那般烦琐,正因为千百年来的文人士子所重者,并不在饮茶的形式,现代人也很好地秉承了这一风尚,迎新老师常在名山古寺间布设茶席,其足迹遍至敦煌、九华山、杭州等地,而茶会名为“无上清凉”,取自弘一法师墨宝中的四个字,用以阐发茶会的主旨,大抵有导引众生,一苇渡航之慈悲。茶是一朵云,一片天,以之见自己,见众生,复见自己。(作者:三胡,来源:普洱杂志)

  注:本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

  关于普洱茶冲泡,保存等知识,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个人微号:6480348 交流学习。


童蕾山水间一席茶,于当下现悠然